花粉俱乐部  logo 花粉俱乐部  因为热爱
搜索 |
[我们都是星人类]

【“星”愿】+混血星座

[复制帖子标题和链接]

3176

花粉18675564  自成一派  发表于 2016-5-4 15:21:33 来自:浏览器

最新回复 2016-5-4 17:53:13

本帖最后由 疋吒诗瓜 于 2016-5-4 16:42 编辑

关于星座和星座是否科学的争论似乎并没有停息的意思。而我,作为一个对“星座论”不热情的粉丝,偶尔会讨论一些关于星座的事情,多是诸如“今天天气不错”的谈料罢了。相比之下,我觉得“八字”更靠谱一些,毕竟,八字所分析的数据量是星座的四倍(八字需要分析出生的年月日时,而星座只分析了月份)。但我也没有用专研的心态去了解过。
今儿谈谈我与星座的故事,亦作回忆。
一、洒家曾是“天秤座”
1331100R0930-31130.jpg
多年前,我曾是“天秤座”。也许,这个星座真正影响我,是在我知道这个星座是什么星座之后。

初次接触星座应该是在初中,那时候,农村人过生日都用的阴历生日。有一阵“星座风”刮来,大家都在用星座分析彼此性格,甚至,情窦初开的,开始偷偷查阅自己和暗恋中的某某某星座是否相配。我阴历是十月的。有个“专业”的星座分析大师女生告知我说十月生人的是天秤座。我于是便有了自己的星座。而且搜罗了一些一大堆关于天秤座的资料。这个星座也一直跟了我很多年。而我那个总是举棋不定,什么事儿拿主意总是思量再三的性格,竟也慢慢养成。与其说是天生的“天秤座”性格,倒不如说是为了是“天秤座”而日积月累的性格靠拢。谁又能说清呢?

二、多年后,我成了射手座
279716432114.jpg
多年后,我成了“射手座”,到现在我也经常是。
随着知识量的积累,逐渐辨别了阳历生日和阴历生日。而那时候,我已经读大学。大三,恋爱了,星座的事儿有被提起,才幡然醒悟,自己原来是射手座。但那时候对星座的热度并没这么高。唯一能记住的,只记得我不再是天秤座。我读研究生的时候,同门女生特爱专研星座,而且巧合的是她也是射手座。因为是同一个导师,经常在一起的日子比较多。她给我讲了很多关于星座的东西。当然,我总将信将疑。但在她的耳濡目染中,我就那么似乎坚定地又成为了射手座。

三、第十三个星座
zetaoph_wise_900c.jpg
蛇夫座,脱逃恒星。
在后来的“校内网”(就是现在的人人网)上流传一种第十三星座的说法。掐指一算,我成了“蛇夫座”。记得有一段时间,每每有人问起自己什么星座,总是喜欢说自己是“蛇夫座”。现在想想,应有很大的成分是在卖弄所谓的学问。
关于蛇夫座,神话故事里面这么说的医学之神Asclepius由于发现了长生不死的秘密而被宙斯处死,之后他的形象被升上星空,成为蛇夫座。他能长生,但他被处死了。滑稽而又似乎包含一种解不透的真理。
我喜欢“蛇夫座”的这种神秘。
迄今,对于自己是射手座还是蛇夫座,我并没啥定论。有时候是蛇夫座,有时候是射手座,随意,这是射手座的基因。但这么摇摆不定的性格,肯定得益于多年前我曾是天秤座。
四、星语心愿
去去去.jpg
狮子王:夜空中有亲人指引。
迄今,我仍然找不到属于我的那个星座,它在夜空中的哪个角落。一如我仍游荡在这世界上找不到自己的准确定位。记得《狮子王》中有那么一句台词:“Simba, let me tell you something that my father told me. Look at the stars, the great kings of the past look down on us from those stars.”我不是什么king,但是我宁愿相信,那些逝去的亲人,他们真的,真的会在夜空中眨眼,守护者着。人生路有很多条,至少,有他们,我不会选择愧于内心的道路。
我在很久以前的日志里写过一篇“为什么对着流星许愿会实现”的文字。原文的具体内容已经记不清了,大概意思是,流星划过速度很快,只是转瞬间的事儿。很多人,根本来不及许愿。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能够迅速联想到的心愿,肯定是本能的心愿,也就是人的“初心”。不忘初心,方得始终。念念不忘,必有回响。这些,既是人类的心愿,又或者是自然而然的一种力量吧。就如同当年,我潜移默化成了“天秤座”一样。
刚刚过去的四月,在我人生中肯定是重重的一笔。几年前,亲人连续的去世,让我似乎有些麻木了。清明节第二天的凌晨,我哥给我打电话过来,说我爸情况不大好,在医院呢。那一个电话如五雷轰顶。我瞬间有种天塌的感觉。买票,回家。强作镇定。在医院守了一周,那一周里面,有自责,有反思。父母健康,就是儿女在外漂泊的最大愿望。所有的自由自在,是父母给撑起的一片天。人生,所有的肆无忌惮,只敢在父母用爱和心血营建的花园。
好在。父亲的病情好转很快。一周后,从监护室转到了普通病房,三周后,父亲出院了。这三个星期里,我由于工作忙碌也只是第一周守了整一周,其他时间,甚至连周末都没时间回来。
我想把工作辞了,但又怕没有经济来源后更没有能力在需要的时候救治。妈妈说,男子汉,有很多责任。
如今,父亲又能下床走路了。我期盼,父母都健健康康的。至少,能陪伴我到他们如今的年龄这般。

bohaiyitoutuo  天下无双  发表于 2016-5-4 15:55:46 来自:浏览器
支持一下
花粉18675564  自成一派  发表于 2016-5-4 16:04:01 来自:浏览器

写的不尽兴 哈哈
bohaiyitoutuo  天下无双  发表于 2016-5-4 16:22:04 来自:浏览器

可以再来一篇!
安安安大大  游戏猎人  发表于 2016-5-4 16:44:43 来自:浏览器
很感人,真的
花粉18675564  自成一派  发表于 2016-5-4 17:52:51 来自:浏览器
bohaiyitoutuo 发表于 2016-5-4 16:22
可以再来一篇!

直接上边改
花粉18675564  自成一派  发表于 2016-5-4 17:53:13 来自:浏览器
安安安大大 发表于 2016-5-4 16:44
很感人,真的

谢谢小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用户组申请
版规
最新精华
  • 随手拍十一月合辑之风光篇
  • 随手拍十一月合辑之微距篇
  • 随手拍十一月合辑之人文篇
  • 随手拍十一月合辑(夜景篇)

工具下载

  • 花粉客户端官方

    Make it Possible

粤ICP备19015064号-4|备案主体编号:44201919072182|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3939号

Copyright © 2012-2019 华为终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