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粉俱乐部  logo 花粉俱乐部  因为热爱
搜索 |

我和萧何

[复制帖子标题和链接]

5740

花粉3910625  登峰造极  发表于 2015-4-20 17:22:10 来自:浏览器

最新回复 2015-4-20 17:22:10

  我和萧何

  怎么也想不到,会在那个没有任何预兆的夜晚再次听到萧何的声音,淡淡的从电话那边传来,像一瓶夜来香,稍微开启一点点,那段差点在记忆中遗失的往事,就充萦了我整个的生活,从此,让我驿动,让我心酸,让我流连忘返!

  七年前的那个冬天似乎特别寒冷,七年前的我们虽是同学校友,却像两列不同轨道的列车,行驶着各自的人生与梦想。

  校园里单纯的告别,我就踏上了南国的热土,那时候,我像一个蹒跚学步的小孩子,在陌生的都市里磕磕碰碰,寻寻觅觅。那天,我裹紧了外衣走在广州的街头,铅色的冷风钻进我的脖子,在我身上游荡,熙攘的人群里,我感觉一切都不是想象中那般美好与真实……突然,一个身影挡住了我的去路,抬起头来,竟是萧何!他乡遇故友,我们都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惊喜,他含着一丝浅浅的笑,不说一句话,把我带回了家。就在那一天,他轻轻吻我的手,祝我好运,把我搂进怀里,仓促而生硬的吻遍了我的头发,我的身体,把我揉碎了……看着被面上一大片的红,我们就像两个梦游的孩子,突然被惊醒,我们慌乱与激动着紧紧拥在一起,痛苦而快乐着。直到那一刻,我们才发觉,三年的学友情谊,原来也可以如此美妙的延续。

  那时候,萧何在一家相当不错的销售公司做业务,后来,我也进了那家公司,从此后的每一天,我们在公司里忙着各自的事业,回到租住的小屋,一起啃着干冷的米饭,不经意交换一个温暖的眼神,都会幸福得不得了,我们踌躇满志,我们梦想着成为最优秀的销售人才……

  转眼春节到了,公司里张灯结彩,然而我们还只是最基层的业务员,我们并没有多少钱来过一个丰盛的除夕之夜。那一天,我忙完了所有的事情,街上的店面都关门了,可我还想买条漂亮的领带送给萧何,跑业务,形象太重要了。手里攥着仅有的几十块钱,我在大街小巷里奔跑,当那位慈祥的老板把一条天蓝色的领带送到我面前,松开手才发现我的钱早被汗湿了。回到家,却不见萧何的人影,直到深夜,我捧着领带睡着了,等我醒来,他坐在床前,我手上戴了漂亮的手镯,我知道是萧何夜里跑出去买的,我偷偷地哭了。

  过了一个年,萧何的业绩也上了一个新的台阶,可我,付出了同样的汗水,却一切都没那么顺利了,我努力检讨我自己,却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甚至急病了,也只是明白一个“欲速则不达”的道理,但看着他突飞猛进,痛苦之余也会由衷地欣慰。可公司是按销售业绩拿提成的,连续两个月创不出业绩,连吃饭都会成问题。其实困难只是暂时的,业务是一门很大的学问,要透彻他就必须面对所有的难题,经历所有的考验,可命运却跟我开了一个天大的玩笑,我怀孕了!

  也许真是雪上加霜了,可女人与生俱来的母性却使我阴暗的天空多少有了明朗的色彩,我把这个消息告诉萧何,他沉默了很久,“还是去医院吧,我们不能要这个孩子!”我们还只是事业的起步阶段,我知道此时拥有一个孩子是多么的不现实,可女人考虑孩子问题时总是那么没出息,我还是和他争吵了,我只是想有一个萧何的孩子,活泼机灵,哪怕继承他和我所有的缺点,我都会用全部生命去爱他,保护他!萧何生气了,第一次对我歇斯底里,他说我这是找借口,事业不顺利就拿孩子来当台阶,萧何说当初真是瞎了眼还以为我是一个有抱负的女人!这,深深伤害了我的自尊,甚至,我感觉我都快失去萧何了,可越是如此,我越是那么倔强地想留下点什么。

  就在我们相持不下的时候,我悄悄离开了萧何,带着我和他的孩子,出走了。

  我到了深圳,我想趁肚子没大起来找个普通的小工厂上班,在孩子出生之前尽量多攒点钱。可能是缺乏营养,我一直晕得厉害,可我还是拖着疲累的身子从这个人才市场走到那个人才市场,内心里有一份要做妈*喜悦。那天,我上了一辆小中巴到龙华一家表链厂去面试,结果中巴没开出多远就撞上了前面一辆货柜,本来晕车过中巴老板把我送到医院并留了几百块钱,我肚里的孩子却永远没有了。

  那时候我感觉天都塌了。彻底塌下来,心里反而平静了。

  我又回到了以前的公司,萧何却走了,以前的同事也不知他去了哪里。

  我又开始了流浪,我从这个城市漂流到另一个城市,有意无意地寻觅着,等待着,每走过一条街道,都盼着奇迹的出现:如果有一天萧何突然出现在我的面前,会是什么样子!然而,奇迹并没有出现,时间却是那么波澜不惊地晃过去了,而且一晃就是三年,三年后的春天,我遇到了我的丈夫,一个带我回家,让我为他生孩子的男人,于是,我有了一个活泼机灵的女儿,她三岁了,她继承了我和丈夫所有的缺点,黏人,多愁善感,喜怒无常,还有,她是我的全部,我爱她。

  平静的看着女儿长大,我内心里再也没有了波涛澎湃地挣扎,有的,只是面对夕阳斜照下那份家居生活的满足与感动。

  那天晚上,我照例挂上QQ漫不经心地闲聊,一位昔日同窗突然说起了萧何,她说萧何现在是一家销售公司的老板,他成家了,有一个可爱的儿子,而且,萧何也在这个城市!这漫不经心地说话刹那间让我的脑海一片空白,泪水不知什么时候流了满脸,是激动,也是委屈,更是无边的思念,在同窗的帮助下,萧何的电话拨过来了……“七年了,我们见一面吧!就一面!”这是萧何的声音,也何尝不是我的心声啊!

  第二天,我们见面了,在一个很安静的小旅馆里,真的四目相对,却没有激动的泪水,也没有深情的拥抱,只有无言的微笑还有出乎意料的平静,再一次躺在萧何的怀里,我们都没有了七年前的热情澎湃,谈起各自的孩子,都表示无比的骄傲,想着各自的家庭,其实都那么平淡的和谐着,我们只是一整夜的沉默……时间是无法倒流的,其实一切都结束了,或许这次见面已是多余,我们已无法像当年那样轻松地闲聊,甚至不等天亮就得尴尬地告别,从此再没有人生的交点,就像两列不同轨道的列车,从此驶向各自的人生,还好,他承载了那份属于我们两个最初的紧张与羞涩,承载了彼此心里最难忘的回忆……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用户组申请
版规
最新精华
  • 随手拍一月份合辑之生活篇
  • 随手拍一月合辑之夜景篇
  • 随手拍一月合辑之微距篇
  • 随手拍一月合辑之风光篇

工具下载

  • 花粉客户端官方

    Make it Possible

粤ICP备19015064号-4|备案主体编号:44201919072182|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3939号

Copyright © 2012-2020 华为终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