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粉俱乐部  logo 花粉俱乐部  因为热爱
搜索 |

那雨,那夏,那情怀

[复制帖子标题和链接]

1490

花粉3910625  登峰造极  发表于 2015-4-19 15:09:06 来自:浏览器

最新回复 2015-4-19 15:09:06


  其实,我还是蛮钟爱雨的,尤其喜欢密密匝匝,纷纷扬扬,如烟雾如柳丝般的绵绵细雨飘落身上,那感觉犹如一支舒缓的音乐,跳跃,滑翔,滋润着心灵。

  一周以来的酷热难当让我越来越企祈一场夏雨的来临,花草已萎靡不振了,树木也逝去了往日的生机盎然,大地憔悴皲裂,空气质量明显下降,水龙头的水热得烫手……心里的气候委实如苦夏,焦燥不安,彷徨紧张。一年四季最难捱的日子莫过于漫漫夏天了。

  我常常思念故乡的夏天,儿时的我,尽管家境贫寒,但我,始终感到是快乐和幸福的,在快乐的童年里,根本体味不到夏天的酷热和难熬,每天进入夏季,便与哥哥弟弟还有邻家的小弟小妹漫山遍野地疯跑,甚至天黑的时候都不回家,任凭妈妈们喊破喉咙。

  而现在,对于夏天我是如此的惧怕,它让人历经暑热的折磨。快乐把时光缩短,压力和重任把岁月无限的拉长,压得人无法喘气,可我从不喜欢在众人面前表露自己内心的彷徨和生活的艰辛。相反,用整天嘻嘻哈哈态度来掩饰自己心里那份苦涩和脆弱。

  我还常常怀念故乡的轻风软雨,那润物细无声的情怀如同妈妈温暖的手。每年的这天如果下雨的时候,妈妈会习惯站立门口,一只脚立地,一只脚成直角立于门槛,眺望茫茫的雨幕出神,我还看见妈妈眼里闪烁的泪花,我知道我的妈妈在想念她的她妈妈了,我读五年级的这一天,是外婆离我们而去的时候。

  那时我不会随着妈妈伤心而伤心,反而会飞快跑到妈妈面前,坐到那只成直角立于门槛的腿上,生怕弟弟跑到我前边,我用手勾住妈*脖子,撒撒娇,惹得弟弟一脸不屑,鼻子发出“哼哼”之声音,妈妈摸着我的头总会嗔怪我,都老大不小了,还小女孩之气呢。那年我读高一,15岁,大姑娘一个了,直到现在我还记得。

  如今客居异域的我,更加怀念故乡有着妈妈味道的细雨,是那样的缠绵,悠长而又如此的感伤,其实我憋了很久,好想哭出声,但我忍住了。

  向晚时分,那场有着妈妈味道的大雨在我企及的目光里终于普降大地,我没有开灯,独坐沙发里,缭乱的心绪像窗外的雨点东奔西织。怀想如乡愁般缠绕于心,一滴温柔的泪珠在我苦涩的眼眸里如同这流火岁月里的雨点姗姗落下,于泪光中,我看见了妈妈,看见了妈妈慈祥的面容和可掬的笑容,那雨就是一滴湿漉漉的灵魂,我再次泪奔,无可收拾。

  约10来分钟,潇潇暮雨渐稀,远眺,沿江河岸灯火次第亮起,我擦干泪眼,为妈妈上了香,点了蜡烛,双手合十,默念,这也许是对自己心灵一种低沉的安慰吧?

  雨点还在搏击门窗,我的心情似乎明快了很多,积压的忧郁也渐渐有所释放,锁门下楼。出了电梯门口,一阵阵清新湿润的空气迎面扑来,仰望,张开双臂,不由得深深地吸了一口,淡淡的,纯纯的,沁入心脾,然后敞开整个心扉向茫茫的雨雾中奔去,身后溅起串串欢乐的水花……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用户组申请
版规
最新精华
  • 随手拍十二月合辑之人文篇
  • 随手拍十二月合集(夜景篇)
  • 随手拍十二月合辑之风光篇
  • 随手拍十二月合辑之微距篇

工具下载

  • 花粉客户端官方

    Make it Possible

粤ICP备19015064号-4|备案主体编号:44201919072182|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3939号

Copyright © 2012-2020 华为终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