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粉俱乐部  logo

花粉俱乐部  因为热爱
搜索 |
[历史]

曲剧剧本《搬窑》

[复制帖子标题和链接]

2931

平台令  天下无双  发表于 2019-9-7 09:35:44 来自:浏览器

最新回复 2019-9-14 07:31:48

      曲剧剧本《搬窑》

      人物表
      王  允
      王宝钏
      家  院
      王  允:(白)呜——,家院!  
      家  院:(白)相爷!
      王  允:(白)山势这样的高峻,老夫怎能爬的上去?
      家  院:(白)相爷,我家三姑娘已爬过十八年啦!
      王  允:(白)唉!如此说来,老夫只有慢慢地爬了。
              (念白)山高湿滑路不平,路不平,
      家  院:(念白)人间善恶震乾坤,震乾坤。
      王  允:(念白)当年路无一是,无一是,
      家  院:(白)相爷!
              (念白)隆冬焉能争高峰。
      王  允:(白)好啦!好啦!家院,想这一片荒地五谷不生,山中之人吃喝什么?
      家  院:(白)遍地野菜是吃不尽的呀!
      王  允:(白)唉!野菜苦口是无法下咽呀!  
      家  院:(白)无法下咽?我家三姑娘已吃过十八年啦!  
      王  允:(白)啊,家院,怎么片瓦皆无,只怕你领错路了。  
      家  院:(白)路并无领错,我家三姑娘住的乃是一座破窑,哪里有什么砖瓦?
      王  允:(白)依你说,这就到了。老夫我怎么看不见什么村落?
      家  院:(白)你往这里看,山坡之上露出一个洞口的店舍。
      王  允:(白)啊,你说山坡之上露出一个洞口的店舍!
      家  院:(白)正是!
      王  允:(白)呜,啊呀!哎呀! 想这样久居洞穴,岂不成了野人?
      家  院:(白)我家三姑娘她——
      王  允:(白)不要说了,又是一个十八年。上前叩门!
      家  院:(白)三姑娘开门!
      王宝钏: 嗯吞!(念白)冷冷凄凄十八载,
                            春风何曾进窑来。
      王  允:(白)三姑娘开门!
      王宝钏:(唱)邻舍们称唤我薛大嫂,
                    三姑娘三字没有人提。
                    何时来唤我呀,莫非是唤别的,
                    王宝钏心中犯猜疑。
                    手把窑门往外观看,
                    原来是老爹爹在窑前站立。
                    当年三击掌,断绝了父女义,  
                    十八年各奔前程咱们分东西呀。
                    你在朝中身居首相,
                    我当我花郎平贵之妻,
                    今日你前来,谁人去见你?
      王  允:(白)三姑娘开门!
      王宝钏:(唱)又不忍
                    我的老爹爹白须飘飘在风中立呀,
                    知道假装不知道啊,
                    故作不知假装迷。
                    用手儿只把窑门闪呐——,
              【开门,见到王允】
              (接唱)大老爷,莫非你是错走歧路到山里?  
                      大道,不在这窑门口呀,
                      据官道在山前十里有余。
      王允与家院:(白)三姑娘,……
      王  允:(唱)难道说把为父俱忘记?
      王宝钏:(白)啊!(唱)穷人家哪有这贵亲戚!
              (白)大老爷,我这山村贫家妇女,可不敢冒认官亲哪!  
      家  院:(白)啊,三姑娘,是我家相爷到了呀!
      王宝钏:(白)老家院,你怎来胡讲?
      家  院:(白)老奴怎敢!
      王宝钏:(白)你家相爷,位居人臣,深居简出,哪里会跑到这山崇野岭?再说我落魄到这步田地,如若讲了出来,岂不玷辱了相府尊严?从今往后,再无提起我这三姑娘,你家相爷之家,不是还有两位千金小姐?
      家  院:(白)唉,分明三位小姐,怎好叫老奴随便去掉一位。
      王宝钏:(白)你就说十八年前你家三姑娘她——(家院插话:怎么样了)——她已经死故了。
      家  院;(白)老奴不敢。
      王  允:(白)女儿呀!
              (唱)我儿怨恨爹不怪,
                    都只为为父当年太不该。
                    十八年寒窑苦坏了我的娇生女,
                    哪一日不盼儿回来。
                    以往事俱如东流水,
                    滔滔一去再不了。
                    叫女儿随为父回相府,
                    从今后满府家业都由儿来差。
      王宝钏:(唱)王宝钏生就的受苦命呀,
                    十八年日月我不算穷呀!
                    粗食菜羹常用呀,
                    要回到相府呀我病会生。
                    儿想起父女当年三击掌,
                    饿死我也不把相府登。
      王  允:(唱)当年说的赌气话,
                    父女们怎能当作耳旁风?
      王宝钏:(唱)一言出口有千斤重,
                   说出来怎还能言而无信。
      王  允:(唱)还不是为了女儿你,
                   为父的愿落个言而无心。
      王宝钏:(白)啊,你是为我呀?
      王  允:(白)儿呀,都是为了你呀!
      王宝钏:(唱)你若有丝毫父女义,
              怎么会把我身上的衣服都脱清?
              十八载岁月不算短呀,
              爹爹你可送过衣一件,茶一盅,面半碗,米半升,就连那半句暖心话儿也未曾倾呐。
      王  允:(唱)都只为为父年迈事做错,
                    要念咱父女请回家门。
      王宝钏:(唱)叫儿回府你少做梦!
      王  允:(白)好孩子!(唱)你不念父亲也要念母亲啊!
              (白)你的娘吗——
      王宝钏:(白)我娘怎么样了?
      王  允:(唱)你的娘想你想得身染病,
                    百草医药都不灵。
                    骨瘦如柴病加重,
              (白)她言道——
      王宝钏:(白)我娘讲说什么?
      王  允:(白)她言道,(唱)临死间也要见女娇生啊!
      王宝钏:(白)娘啊!(唱)十八年母女俩未曾相见。
                    盼儿,盼得娘——把病生!
      王  允:(白)儿呀,念及母女之情,还是随为父回家吧!
      王宝钏:(唱)人家养儿能尽孝,
                   王宝钏反成了无义之人呀。
      王  允: (白)儿呀,你可想过来啦!
      王宝钏:(唱)为老母什么也不再计较啊,
                    锁上窑门就进城。
              【突然有所思】
                    莫非他其中有诈把人骗,
                    我需要三思而后行呀!
              【转向老家院】
              (白)老家院!
      家  院:(白)三姑娘!
      王宝钏:(白)你家老夫人平日待你如何?
      家  院:(白)恩重如山。
      王宝钏:(白)老夫人要有什么好歹呢?
      家  院:(白)哎呀,那就要把老奴哭坏了呀!
      王宝钏:(白)我看你全是一片胡言。
      家  院:(白)老奴不敢!
              【王允在旁咳嗽,示意不要讲出真情】
      家  院:(白)你对老夫人怎样讲都可以,老奴可不敢无端地咒骂老夫人呀!
      王宝钏:(白)你说的什么?
      家  院:(白)我说来的时候——
              【王允又示意不要讲】
              老夫人她——
      王宝钏:(白)我娘在做什么?
      家  院:(白)老夫人在后花园,独坐雅观园整理花圃。
      王宝钏:(白)喔!原来如此。你呀!
              (唱)爹爹呀,我只说你没有父女义,
                   谁知你,谁知你更缺夫妻情啊。
      王  允:(白)儿呀!跟为父走吧!
      王宝钏:(唱)你平白想把我娘咒,
                   你咒骂,你咒骂我娘情难容。
      王  允:(白)你骂得为父也好苦呀!
      王宝钏:(唱)既然有心瞒闺女,话不投机回窑中。
      王  允:(唱)到如今,为父实话对她讲。
              (白)恭喜我儿,贺喜我儿!
      王宝钏:(唱)穷苦人哪里会有喜事生,
                   休用言语来打动,
                   分明是与魏虎贼子互相沟通。
                   魏虎贼逼我来改嫁呀!
                   我闹得他羞愧无地脸通红。
                   如今又来将我骗,
                   王宝钏不上你那计牢笼。   
      王  允:(白)你真真是冤枉为父呀!
      王宝钏:(唱)我怎知冤枉不冤枉呀,
                    我心如铁石性如钉。
                    彩球打中薛平贵,
                    海枯石烂不变更。
                    他一年不回我等一年,
                    他一世不回我等一生。
                    任你张仪苏秦口,
                    王宝钏权当耳边风。
      王  允:(白)哎呀!我的傻孩子呀!你等为父我把话说完,不对了,你再恼不迟呀!
      王宝钏:(白)你讲。
      王  允:(白)为父恭喜我儿,我那心间上的平贵贤婿,并没有亡故呀!
      王宝钏:(白)他还未死呀!
      王  允:(白)他在西凉得了王位!  
      王宝钏:(白)得了王位!天呀!苍天呀!我那平郎没死,你总算睁开了眼啦!待我望空一拜呀!
              (白)哎呀呀!险些儿又上了他的圈套?
               【转向王允】
              (白)爹爹,你呀!
              (唱)说什么平郎未死得王位,
                    可不是你编造圈套又骗人?
                    还不是诳回府去逼改嫁?
                    诡计阴谋将谁瞒。
      王  允:(白)儿呀,你真真是冤枉为父了。
      家  院:(白)三姑娘,我家三姑爷真的没死,他在西凉为王了哇!
      王宝钏:(白)你也来乱讲!
      家  院:(白)老奴怎敢乱讲!近日边关急报,言道我家三姑爷并未战死。西凉老王晏驾,我家三姑爷登基。
              (白)见这鸿雁落地,要你三姑娘异地接旨。纸上写着三姑娘你的血书,得知三姑娘在这寒窑受苦,为姑爷守节未嫁,这心头旧恨起来,使我家三姑爷,领动人马,至此报仇!
      王宝钏:(白)你待怎讲?
      家  院:(白)至此报仇!
      王宝钏:(白)呵——呵!哈哈!哈哈!
              (唱)丞相爹爹啊听我言,
                    这平淡小事有啥稀罕。
                    常言道虎老雄心在,
                    你的威名是当年。
                    能前门赶出了薛平贵,
                    后门赶出王宝钏。
                    西凉国呀他能有天大胆,
                    还不是闻风乱逃窜。
                    再不然命那魏虎去征战,
                    把西凉人马赶出关。
                    丞相爹呀一场战火风消散,
                    管保你富贵荣华万万年。
      王  允:(唱)天地间哪有翁婿来交战?
                    望女儿用心多周旋。
      王宝钏:(唱)丞相爹爹你见识远,
                    翁婿情时刻化轻烟。
      王  允:(唱)反哺之义怎不念,
                    何况咱父女之情重如山。
      王宝钏:(唱)王三姐我念起来父女义,
                    想起来寒窑受苦十八年。
                    丞相爹我不念父女之义,
                    怕的是呀,散失之牛还受管!
      王  允:(白)哪能,哪能!今日为父还不是亲自来搬你了吗!
      王宝钏:(白)孩儿再也不敢走进相府。
      王  允:(白)为了什么呀?
      王宝钏:(白)女儿无有颜面,再与爹爹三击掌。
      王  允:(白)哎呀呀!羞愧呀,羞愧呀!
      家  院:(白)相爷,老爷过去讲的话,岂不是自找苦吃呀!
      王  允:(白)老糊涂,你也不该讲起我的不是来了。
      家  院:(白)老奴不敢。啊,相爷,还不是怕我家三姑爷兴兵报仇,从而搬动三姑娘从中弯转,就该将实话告诉与她。没想到想绕你的碾盘子转转,惹得三姑娘憋气,相爷,你说这事能怨谁呀!
      王宝钏:(白)啊,我说丞相爹爹无事不登三宝殿呀!原来是来搬请贵人来了!
      王  允:(白)正是搬请贵人你了,还为我儿来赔不是来了。
      王宝钏:(白)这也没什么,常言说的好,一个女婿半个儿啊!再加翁婿之间往日的好情份,他能将你老泰山怎样?丞相爹爹,你也太胆小了。
      王  允:(白)哎呦呦,非是为父胆小呀,只是我当年对他不起。
      王宝钏:(白)丞相爹爹,你还记得当年事吗?
      王  允:(白)这个——(支吾)
      家  院:(白)当年之事,年事已久。我家相爷也是记它不得,三姑娘你何必往桌上端?
      王宝钏:(唱)爹爹呀!
                    想当年相府前我选郎招坠,
                    打中了薛平贵老爹爹你皱缩双眉。
                    将女儿和平贵赶出相府,
                    住寒窑十八年雨打风吹。
                    平郎夫治服了红鬃烈马,
                    唐王爷才点他前去西凉平贼。
                    十八年儿好比那失群孤雁,
                    爹爹呀!
                    我吃没有吃,穿没有穿,你来问过几回?
                    最可恨魏虎贼造谣弄假,
                    寒窑里我写血书面带哀沉。
                    幸喜的血书落在平贵手,
                    发人马雪仇恨吐气扬眉。
      家  院:(白)啊,有志气呀!
      王  允:(白)你往下站吧!
      王宝钏:(接唱)这是他为妻子为自己应做之事,
                     谁人负心他谁倒霉。
                     到如今宝钏成你的亲生女,
                     你不管这所有事是谁所为呀!  
      王  允:(白)三女儿!
      家  院:……
      王  允:(白)三女儿,三孩儿!千错万错都是为父一人之错。我儿忍心,看的为父这大年纪,落个刀下之鬼呀!
      家  院:(白)三姑娘!你把气已出尽了,还是不念旧恶高抬贵手吧!  
      王宝钏:(白)啊呀,说了半天话,还没有让爹爹进窑歇息歇息呀!
      王  允:(白)啊哈,我的三女儿真是一个孝顺的孩子,啊呀!只有你肯随为父回去,为父我再站我也不累呀!
      王宝钏:(白)呐,孩儿我得收拾收拾,再随爹爹回府。
      王  允:(白)好!为父在这窑外少坐。
      王宝钏:(白)啊,寒窑哪能比得相府?肮脏的要紧,待孩儿打扫打扫,爹爹再进不迟。
      王  允:(白)孩儿,你赶快打扫,为父在窑外看看这武家坡的风景。
      王宝钏:(唱)王宝钏转身只把寒窑进,
                    回头来禁闭寒窑门。
      家  院:(白)我家三姑娘将窑门禁闭了。
      王  允:(白)啊呀,女儿,女儿,女儿——   
              (唱)狠心来将为父挡在窑门外,
      王宝钏:(唱)任凭再叫门不开。
      王  允;(唱)不开门怎随老夫我回相府,
      王宝钏:(唱)儿与你相府没有往来。
      王  允:(唱)不回府银钱衣裳你留下用,
      王宝钏:(唱)相府的贵物儿不挨。
      王  允:(唱)你不守决心断绝了父女义,
      王宝钏:(唱)三击掌就把情义早割开!
      王  允;(唱)你看着老父刀下死,
      王宝钏:(唱)你也看着孩儿双目挖扳地尘埃。
      王  允:(白)谁要挖你的双目呀?
      王宝钏:(白)哎呀!父亲呀,你还记得当年三击掌之时,你曾言明,儿死不见父(王允插话:不错),父死不见儿(王允插话:有,有),女儿日后若见爹爹,愿将双目挖出。父亲你搬儿回府,明明是挖儿的双眼不成?爹爹呀,你,你好恨的心呀!
      王  允:(唱)寒窑外——急坏我,我,我……
      王宝钏:(唱)王宝钏寒窑内我,我,我……
      王  允:(唱)不开窑门回头往相府转,
      王宝钏:(唱)王宝钏不留不送落窑门,
                    这才是爹爹你无情孩儿我也无义,
                    谁叫你当初那样狠心呀!
      王  允:(唱)好孩子,快随为父回相府呀!
      王宝钏:(唱)王宝钏我至死不登相府门。
              (白)爹爹,你请了吧!(全剧完)

评分

参与人数 1人气 +100 威望 +100 收起 理由
平台令QHH + 100 + 100

查看全部评分

叶三姑YEH  天下无双  发表于 2019-9-14 07:31:48 来自:荣耀6 H60-L01
曲剧剧本,难得一见。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EMUI10.0
用户组申请
版规
最新精华
  • 感知是我们与世界对话的方式——华为P系列
  • 感知是我们与世界对话的方式——华为P系列
  • 感知是我们与世界对话的方式——华为P系列
  • 感知是我们与世界对话的方式——华为P系列

工具下载

  • 花粉客户端官方

    Make it Possible

华为软件专区

关注花粉俱乐部

粤ICP备19015064号-4|备案主体编号:44201919072182|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3939号

Copyright © 2012-2020 华为终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