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粉俱乐部  logo 花粉俱乐部  因为热爱
搜索 |
[怀旧]

当爱已成歌,他们依然留在你的青春里

[复制帖子标题和链接]

9452

紅豆鲨  神功盖世  发表于 2017-10-19 12:27:40 来自:PRA-AL00

最新回复 2017-10-20 12:30:35

%2Fstorage%2Femulated%2F0%2F%E4%BB%8A%E6%97%A5%E5%A4%B4%E6%9D%A1%2F110f000138a8c.jpg


1

我要 你在我身旁
我要 看着你梳妆
这夜的风儿吹 吹的心痒痒
我的姑娘 我在他乡 望着月


我要你老狼 - 我要你


老狼总被贴上“校园民谣”的标签,歌唱着一代人的青葱校园时光。也许那个有关于校园民谣的时代早已一去不复返,但是那些年的那些歌声将会被我们一直怀念,那些歌手也将被我们一直记住。

每个人的青春里都有一曲校园民谣,而要说起这些校园民谣,就不得不提老狼和高晓松。

%2Fstorage%2Femulated%2F0%2F%E4%BB%8A%E6%97%A5%E5%A4%B4%E6%9D%A1%2F106b00017b500.jpg
老狼在上大学的时候便喜欢唱歌。当时大学校园会唱歌,尤其是能自己写自己唱的人属于稀缺之物,虽说北京高校多、分布广,但是这类人基本上都经常能串在一起。

当时在北工大上学的金立算是当时高校歌手中的核心人物,而金立跟老狼的女朋友潘茜是朋友。通过金立的介绍,老狼去见了青铜器乐队的组建人——高晓松。

“于是我们约在南礼士路的建筑设计院门口碰面,我把他领到了我们家,我给他唱了一首歌,他就说‘行,就是你了。’”就这样,老狼唱了《我要的不多》、《天天想你》还有一些乐队原创歌曲后,他“比崔健还高三度的嗓音”征服了高晓松,成为“青铜器”的主唱。但是这个乐队并没能让他们火起来。

%2Fstorage%2Femulated%2F0%2F%E4%BB%8A%E6%97%A5%E5%A4%B4%E6%9D%A1%2Fef6000e8811ede63842.jpg
青铜器乐队

因为不能依靠唱歌活下去,老狼毕业后便选择了工作,第一个月发工资,他请高晓松吃饭,结果俩人都喝醉了,在公交车上,高晓松又哭又吐,把车里的人烦坏了。高晓松一把鼻涕一把泪地对老狼说:“我写了这么多歌,唱给谁听呀?”


%2Fstorage%2Femulated%2F0%2F%E4%BB%8A%E6%97%A5%E5%A4%B4%E6%9D%A1%2F106b00017bbe6.jpg

恋恋风尘 老狼 - 恋恋风尘


2

也许是高晓松的哭声感动了上苍。有一天,大地唱片公司的黄小茂找到高晓松,说是要做一盘校园歌曲专辑,想用他写的《同桌的你》。

高晓松提出一个要求:“这首歌只能让老狼唱,要是别人唱我不给。”

因为那段时间工作中并不顺心的老狼辞职了,没有工作,高晓松觉得得想办法让老狼挣点钱。


同桌的你 老狼 - 校园名曲精选

%2Fstorage%2Femulated%2F0%2F%E4%BB%8A%E6%97%A5%E5%A4%B4%E6%9D%A1%2F110e0002523f9.jpg


“我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坐家里就红了。”老狼在回忆过去的时候说。那时候辞职在家呆着没什么事儿做,而高晓松已经开广告公司挣大钱了,没事还经常带着老狼吃吃喝喝。
老狼说:“当时只有高晓松认为我能成为歌星,他说‘你准备好做歌手吧’。我当时想都不敢想。”


流浪歌手的情人 老狼 - 校园民谣 1


%2Fstorage%2Femulated%2F0%2F%E4%BB%8A%E6%97%A5%E5%A4%B4%E6%9D%A1%2F110f000134b4b.jpg

有一天,老狼接到高晓松的电话,让他去广电部录音棚录音。那次,老狼录了两首歌:《同桌的你》和《流浪歌手的情人》。这两首歌和另外一首《睡在我上铺的兄弟》成为专辑《校园民谣1》的主打歌,也成为校园民谣不得不提的三首歌。


睡在我上铺的兄弟 老狼 - 校园名曲精选


%2Fstorage%2Femulated%2F0%2F%E4%BB%8A%E6%97%A5%E5%A4%B4%E6%9D%A1%2F110f000134bf0.jpg

后来黄小茂和老狼说:“这有一份合同,你签了吧。”老狼一看,是签约歌手的合同。
老狼对做歌手不是没想过,不过那应该是很小的时候,他觉得唱歌可以当明星,让好多人知道自己,最不济的周围也会围着很多女孩。但是怎么去当一个职业歌手,他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

但是,随着《校园民谣1》的发行,老狼成了1994年最红的歌手之一。

3

“有什么好事儿,高晓松总是第一个想到我。”老狼说,“很多事他从来没跟我说过,都是我后来从别人那里听说的。”

高晓松和老狼的情谊是有一次他们去海南的经历打下的基础。

当时高晓松退学,老狼失恋,有人找到高晓松,说海南有家歌厅想找他们乐队去演出。他们两个人想去,乐队另外两个人不想去,最后他俩没想那么多,去了海南,在歌厅干了半个月之后离开。

老狼回学校继续上学,高晓松想去南方流浪。老狼把厦门的一个朋友的电话给了高晓松,高晓松去了厦门,在厦门这半年,高晓松写了他第一批歌,回来后他开了广告公司。

老狼说:“我觉得这是男人之间的一种东西,可能有时候彼此也互相厌倦,但是实际上有一种情意还是在的,毕竟一起出来的。我跟高晓松就是这样。高晓松聪明绝顶,他不是一个只干这么一件事的人。”


青春无悔 老狼;叶蓓 - 此间的少年

%2Fstorage%2Femulated%2F0%2F%E4%BB%8A%E6%97%A5%E5%A4%B4%E6%9D%A1%2F106b00017c05c.jpg


4

事实证明,多年来老狼一直在唱歌,高晓松的身份一直在变,但两个人的情谊并未疏远,即便俩人常常因为一些事情闹翻。

老狼说:“我们俩常常因为中国摇滚的事儿吵起来,我不愿意跟他喝酒,他一喝酒就狂起来。我说‘魔岩三杰’好,他说不好,都没他厉害,我俩吵得都快翻脸了。”

有一次,光线传媒想做一个发掘歌坛新人的项目,找到高晓松,高晓松没时间,把这事儿推给老狼。老狼觉得这个事情很有意义,很认真地挑选了一些新人的歌,弄好了之后找高晓松,高晓松正在上海,老狼跑到上海跟他说这个事儿。

当时宁财神和韩寒也在,他们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开始高晓松说:“这些歌很棒,就这么定了。”等酒过三巡,高晓松的臭毛病又上来了:“这些人跟我比差远了,哥们儿的东西……”宁财神也在一旁帮腔,老狼急了,摔门而去。


恋恋风尘 老狼 - 恋恋风尘

%2Fstorage%2Femulated%2F0%2F%E4%BB%8A%E6%97%A5%E5%A4%B4%E6%9D%A1%2F1114000772c89.jpg


紅豆鲨  神功盖世  发表于 2017-10-19 17:21:48 来自:PRA-AL00
5
即使翻脸,这对“活宝”依旧惺惺相惜,绝不会伤筋动骨。只要一见面,还是当年的样子。
在老狼看来,高晓松是一颗开心果,开朗、乐观、直率,而且特有才华。对老狼来说,高晓松能让自己在灰暗的宅男生活里多一些乐趣,带着自己去做那些想干但是不敢干的事,包括唱歌、玩乐队,后来出唱片、当歌手。这些都是高晓松带给他的。
而高晓松则认为,两人恰好互补。比照老狼,他觉得自己还是应该多发呆、多读书,让自己内心有一些真实的、清澈的东西。高晓松说,要是没老狼拽着,自己更不知道在名利场里打滚会打成个什么样了。
老狼也真的像高晓松预判的那样,红了。他的歌不停地在电台里播放,演出也多了。
对于突然走红的感觉,老狼说:“现在有点想不起来了,我觉得还好,膨胀是肯定有的,我这么谨小慎微的人不至于像高晓松那样。那时候别人都不认识我,我那会儿会假装去地铁站,希望别人认识我,其实根本没人认识你,那是荷尔蒙的年代,总想多认识两个姑娘。”
跟随者老狼的走红,他们合作的那些歌也风靡一时,《恋恋风尘》、《青春无悔》、《模范情书》、《月亮》、《久违的事》等等都成为那一代人永远抹不去的记忆。


模范情书 老狼 - 青春无悔




久违的事 老狼 - 高晓松作品集·青春无悔




月亮 老狼 - 青春无悔




6
今年老狼登上《我是歌手4》的舞台,在最后一场淘汰赛上,高晓松前来助阵,与老狼合作的成名曲《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两位加起来超过100岁的音乐顽童在舞台上玩起了rap,他们轻轻松松、乐趣无穷,台下的观众却泪流满面。
我想他们之所以轻松是因为他们是从那个年代走过来的,而我们之所以感动,是因为那个年代的歌居然唱出了自己的青春故事。


转自高晓松微博
老狼曾在采访中半开玩笑地说,自己参加《我是歌手4》是被高晓松“威逼”的,高晓松对他说“老狼你必须去挑战自己”。当然作为兄弟的我必然也会站在你身边为你助力。
后来,高晓松转发此微博,并把登场的来龙去脉解释了一番:“真心是狼哥出的主意。开始说对唱,我唱得实在嗯嗯。然后说伴舞,我踢腿只能踢十五度。后来狼哥说你朗诵《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吧,我不甘心,非要rap代替朗诵。排练时我又紧张,小肉乱抖,狼哥说我替你rap一半吧,就成了最后的样子。”


转自高晓松微博
7
高晓松说他至今记得老狼第一次登台的场景,因为“特别傻”。那时两人还是一个乐队,老狼上台就说:“各位大家好,我们都是学生。”他特别紧张,用B调唱《一无所有》,唱高了,还走调。到现在,两人一起演出过无数次,老狼日渐成熟,高晓松记忆中却一直留着有三次最为感动的瞬间:
一次是老狼唱《睡在我上铺的兄弟》,唱到“分给我烟抽的兄弟”的那一句,好多小伙子跑上来给他递烟,最后老狼的手里夹满了烟。
另一次是演唱时停电了,老狼就打亮一只支打火机开始唱《同桌的你》,第一排的人听得见,后面听不见的就开始跟着唱,一排一排,全场都把打火机点起来,没电的体育馆里满天星光,大合唱。每次老狼一上台就变了一个人,只要高晓松在现场,老狼总能找着一个恰当的空说“高晓松,在哪儿呢。”


还有一次在深圳,高晓松还是在调音台前站着,他感觉到老狼唱到特别感动的那一句时,看到老狼正回头向他望。所有这一些,高晓松只用一个词概括,“温暖”。
每次看完老狼演出,高晓松就觉得自己能干点儿坏事。因为听老狼的歌让高晓松记起,自己真的曾经抚慰过不少人的心灵,“所以我就能干点儿不靠谱的事儿了,自暴自弃一下。”


他们一起走过那个白衣飘飘的年代
到如今的中年模样
那些恋恋风尘的日子虽然已经远去
但依然可以放声歌唱,多么美好
- END - %2Fstorage%2Femulated%2F0%2F11120000c285a0aba6f2.jpg %2Fstorage%2Femulated%2F0%2F110f00013517e4648b50.jpg
zhaochunzhi  天下无双  发表于 2017-10-20 12:30:35 来自:荣耀8 FRD-AL00
校园民谣一直都很不错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用户组申请
版规
最新精华
  • 随手拍十月合辑(夜景篇)
  • 随手拍十月合辑之风光篇
  • 随手拍十月合辑之人文篇
  • 随手拍十月合辑之微距篇

工具下载

  • 花粉客户端官方

    Make it Possible

粤ICP备19015064号-4|备案主体编号:44201919072182| 粤公网安备 44190002003939号

Copyright © 2012-2019 华为终端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